镇村分站:
功桥镇
历阳镇
西埠镇
乌江镇
香泉镇
石杨镇
善厚镇
干部心声

感受孤独(散文)

发布日期:2020-04-28来源: 作家微刊作者:钱朝铸阅读次数:字体:[  ]背景颜色:



孤独,是一种主观自觉与他人或社会隔离与疏远的感觉和体验,而非客观状态;是一个人生存空间和生存状态的自我封闭,孤独的人会脱离社会群体而生活在一种消极的状态之中。其实,要想真正了解孤独,得要独辟蹊径,才能完整地看到它的AB面。

2020年的初春,我就遇到真正意义上孤独。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,像一柄利刃戳进了我的心,使我在万劫不复的恐惧中感受到了孤独。好在孤独不丢不弃地陪伴我,舔舐着我滴血的伤口,帮我自行愈合,走出阴影,重见光明。

年逾花甲的我,经历过太多的风雨,饱尝过太多的酸苦。即便是六岁时看到当过私塾先生的父亲被满脸涂上墨汁、戴帽游街的惊恐无助,抑或是十八岁时插队农村“出门一把锁,进门一盏灯”的形单影只,也没遇到此次新冠肺炎带来的孤独深感震撼。这种孤独从骨子里扑向全身,不期而至,猝不及防,倍感惊恐。从封口、封户、封村到封城,人人自危,户户紧张,万人空巷、一片沉寂,大有末日来临之像。这些步步升级的孤独,令我刻骨铭心。当年喝着山泉水、吃着盐泡饭的贫困至极时,也没一点孤独,有的是与山民融洽相处的热闹和温暖。可现在躲在家里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也孤独不已,即便老伴和儿女们近在咫尺,我的心却孤寂于天涯海角,远离家庭和温暖。因为谁若被新冠肺炎病毒夺走生命时,即便再亲的人,也只能在发出撕心裂肺的悲鸣后,隔着玻璃无情地挥手作别,寒彻心扉。

令我感动的是,有几位真心好友,我虽然平时与他们极少联系,但一遇危机,就立马想到我,嘘寒问暖,暖流遍及全身。而那些经常泡在一起的酒友们,此时全无声息,连一句暖心的话也没有。

有人说,孤独能使人走向自我封闭,成为一名被社会边缘化的自闭症者;也有人说,孤独是人生的一种境界。一个人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孤独,需要的是智慧与修行。一位哲人曾说:“修行的路总是孤独的,因为智慧必然来自孤独。”可见,孤独可以创造出智慧,喜欢孤独,喜欢思考,人在思考问题时,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不受外界打扰,沉下心来,独自静静地思索,或拿起有益于自我成长与进步的书籍,不过多地受现代尘嚣的袭扰,正所谓“心不动时自清明,水不动时自澄澈,留一份安静,饮一杯茗茶,享一份孤独,看一世沉浮。”独处,至简至淡,是一种智慧的沉淀,是一种无我的心境,一种如约而至的云淡风轻;独处,让一个人感到很宁静,于纷扰中,坚守素味平生,在落寞中,坚持简约淡定;独处,是一种生活态度,于万千的繁华中,独自一人去欣赏心仪的风景,然后一个人,静静地行走在这旅途中。只有在孤独中学会思考,坦然面对孤独,才能获得智慧。智慧是通过学习积累的,而学习是很寂寞的很孤独的。古往今来,大凡有成就者皆为孤独者。如英国皇家学会会长牛顿、德国古典哲学圣师康德、“精神恋爱”之鼻祖的柏拉图和世上最美微笑的谛造者达芬奇等,他们一生都很孤独,都没女人的伴随。美国作家梭罗因孤独生活在瓦尔登湖畔,其非虚构作品《瓦尔登湖》被公认为世界名著。我国的著名学者金岳霖,为了一个才女林徽茵,终身未娶,孤独地在灵魂深处痴情坚守一个有夫之妇的同时,还不忘研究中国哲学及逻缉学。若没有孤独,陈子昂会写出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”这样振聋发聩文字吗?若没有孤独,德国哲学家叔本华会说出:“要么孤独,要么庸俗”和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”的格言吗?若没有孤独,庄子怎么会有:“独往独来,是谓独有。独有之人,是谓至贵”的经典名言?

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在他的《百年孤独》中曾歌颂道:“当一片枯叶从枝头摇落,在空中从容地划出生命的轨迹,这是美;当一只白鹭在烟雾缭绕的水面上缓缓飞翔,一直飞向烟雾深处,这是美;但它们都是孤独的,是孤独赋予它们奇幻的色彩。”由此看来,孤独也有其绚烂的一面,2020年的初春,我感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孤独,经历了人生最痛苦、最难忘、也是最值得记录的一次孤独体验。